憶正清師

發布時間:2020-01-06 15:11:48      來源:中國網
  正清師何人?乃貴州師范大學首任校長、知名國家級歷史學家吳雁南先生的遺孀何正清先生也。2019年12月31日深夜,接到貴州師范大學歐陽恩良教授來電。原以為就是平常的一個電話。孰料,收到的是一個噩耗!一個告知何正清先生剛剛去世的噩耗!聞聽此訊,如五雷轟頂,肝腸寸斷,令人難以置信。好端端的一個受教二十余年的長者,怎么連招呼都沒有打一聲,說走就走了呢?前幾天,我都在跟妻子商量,新年快要到了,得安排時間向正清師問候新年。然而,正清師這匆匆一別,竟成永訣。新年的問候已成空談。想到往后的日子,再也見不到正清師的音容笑貌,唯有憑籍一幕幕的回憶來寄托對正清師的無限哀思。
憶正清師

  正清師,四川成都人。大學畢業于四川大學法學專業。先后在司法系統、高等教育系統工作過。早年曾在國家最高法院工作。與吳雁南先生系四川大學同學。婚后,正清師與吳先生先后輾轉于華北、東北、華東、西南地區工作。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期,正清師與雁南師最終選擇西南地區的貴陽作為其工作的常居地。回首正清師的一生,她為國家司法體制改革和高等人才的培養作出了重要貢獻。

憶正清師

作者在何正清老師靈堂前留影

  初識正清師,那是1994年的初春時節。當時我在長沙湖南省教育學院求學。全國碩士生考試成績公布后,周邊的人都說,考研成績上線了,都得做點攻關工作。否則,面試就有可能被淘汰的危險。在此背景下,平生第一次來到了陌生的西南樞紐城市貴陽。當時貴陽尚未開通高鐵,更無手機這一說。依托的都是普通列車和有線電話保持聯系。我帶著干糧(六個雞蛋),從長沙乘普通列車,站了十多個小時,抵達貴州省會城市貴陽,忐忑不安地來到了貴州師范大學寶山北路校區。在貴州師范大學,我先是作了一些調研工作。了解到,在吳雁南先生的弟子中,有好幾個是湖南同鄉。其中,張玉龍師兄攻關能力強,深得吳先生的器重。于是,找到玉龍兄商量與導師見面的最佳禮品。商量結果,一致認為,咖啡比較合適。于是,專程與玉龍兄到貴陽大十字老百貨大樓購置了兩瓶包裝精致的咖啡。在玉龍兄的引導下,我誠惶誠恐地來到了正清師家。在正清師家,吳先生問明我的來意后,非常高興。正清師一邊興致勃勃地為我們沏了杯茶,一邊跟我問寒問暖。此舉很快就打消了我一時的緊張心理。交談時,吳先生就研究生面試所應注意的事項作了明確交待。吩咐我,讀研不易,一定要好好看書,努力拓展自己的知識面。分別時,正清師和吳先生直接拒收了我的薄禮——咖啡。并強調,如果要送禮品,那么就不錄取我這個準研究生。

  初次見面,雖然時間不長,但正清師親切和善的面容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同時讓我也收獲了這么一個認識:正清師夫婦乃良師益友。他們與庸俗的人際關系可謂格格不入。

  在貴州師大讀研的三年中,我以自己的主動與勤奮與正清師夫婦結成了非同一般的師生關系。我們之間無話不談。大到學術研究、人生發展,小到個人事項、家庭問題,都屬我們必談的話題。我雖天資不高,但憑借自身的誠實守信、勤勞肯干而深得正清師與雁南師的信任。在家庭事務方面,我更多的是與正清師交流。在學術研究方面,則是與雁南師交流。兩個方面的交流,讓我與正清師、雁南師的關系從師生關系上升到不是親人勝似親人的關系。除了學習與研究之外,正清師的家務活我都會主動承擔。譬如:冬天燒火爐的事、到煤氣公司維修燃氣爐的事、到煤棚敲煤塊的事、郵件的匯寄等,凡是需要跑腿出力的活,我都會無怨無悔地主動承擔。對此,正清師從內心感到高興。經師雁南先生的感受與人師正清先生完全一致。有了這些感情基礎,兩位老師同樣對我關懷備至。由雁南師推薦,我有幸成為先生弟子中第二位留貴州師范大學工作的人。由正清師推介,我能與現在的夫人簡正蓉女士走到一起。此情此景,當時我甚至產生了這么一種樸實的信條:凡屬兩位恩師說要做的,都必須得做。凡屬兩位恩師說不能做的,都必須不做。此刻我才真正的體會到“生我者父母,教我者黨、同志、老師、朋友也”的深刻內涵。

  1997年初夏,家父去世后,我首先來到正清師家報告這一不幸消息。對此,正清師當即從衣柜拿出200元現金作為我返鄉奔喪的路費。1998年年初,我舉辦結婚典禮時,雁南師作為證婚人在現場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。正清師則以500元的現金相送,表達對我和新婚妻子的祝賀。2001年初秋,雁南師因病去世后,正清師與我交談最多的話題,是她對雁南師的深切回憶與深厚的愛慕之情。

  在雁南師去世后的十余年間,正清師作為雁南師的遺孀,為推動雁南師遺著(三百余萬字)的出版發行耗費了大量體力與心血。包括:《蘇鋼訪談錄》(蘇鋼屬原貴州省委書記、省長,筆者注)、《吳雁南文集》(六卷本,210余萬字)、《吳雁南紀念文集》、《吳雁南評傳》、《史海深潛·吳雁南文選》、《吳雁南日記》等。這些成果中尤值一提的是,《蘇鋼訪談錄》的出版發行。該書屬雁南師在世時主持的貴州師范大學“名人名家訪談錄”立項項目,我與雁南師的弟子張雁南等具體主持與參與了該項目的基礎工作。雁南師去世后,在正清師的關心下,當時盡管我已離開貴州師范大學,在貴陽金筑大學工作,但還是推動了該書的順利出版與發行。此外,《吳雁南日記》的出版發行,也是在正清師的積極推動下得以完成的。從日記的選擇,文字的校對,日記的版式等,正清師完全是在視線不佳的情況下,憑借放大鏡,指導我完成了該書大量的編輯定稿工作。

憶正清師

何正清老師與丈夫吳雁南教授生前生活照

  在生命的最后幾年,正清師皈依了佛教。此時,正清師與我交流最多的話題則是其皈依佛教后的感受。與此同時,正清師也深明其生命的大限將至。為此,一方面配合貴州師大檔案館的同志,將雁南師所有遺物(包括著作、信件、稿件、教案手稿、照片、辦公用桌椅等)全部捐獻給貴州師大檔案館收藏;另一方面,正清師將其僅有的數十年的存款全部捐獻給貴州師大扶貧辦,用于貴州省的精準扶貧事業。

  在對待生死這一千年難解的問題上,正清師始終持樂觀向上的態度。認為,人固有一死,但要死得其所,死得其時,不要給他人徒增煩惱與不便。正是在這一理念的支配下,正清師突然撒手人寰,駕鶴西去,可謂踐行了其平生已有的夙愿。

  在2020年新年的鐘聲即將敲響之際,敬愛的何正清師平靜地離開了她的親友,她的學生,她心心念念的教育事業。回首受教何正清老師二十五年的諸多往事,我悲痛難抑,強忍淚水,完成這篇習作,權當對正清師的深切懷念。期待更多的世人能夠認識正清師,了解正清師,懷念正清師。更期待何正清老師的風范永存人間。

  敬愛的何正清老師,安息吧!您永遠活在您的弟子與世人心中!(貴陽學院 李端棻研究院院長)

相關熱詞搜索:
關于我們   聯系我們   人員查詢   免責聲明   友情鏈接   貴州網LOGO   廣告刊例   本站域名   百度新聞
制服诱惑-日本极度色诱-日本极度色诱视频